• 新聞中心

    HSE從業人員職業風險管理(1)-HSE合規性的重要性

    第一節 HSE合規性的重要性

    首先是觸目驚心的事故數據以及安全生產刑事案件。

    全國生產安全事故起數、死亡人數從歷史最高峰2002年的107萬余起、13萬余人,降至2020年的3.8萬余起、2.74萬余人,按可比口徑累計分別下降85.1%和70.9%;重特大事故從2001年的140起、2556人降到2020年的16起、262人,累計分別下降88.6%和89.7%。

    2017年1月至2020年12月,全國檢察機關共受理提請批準逮捕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刑法第131到139條所涉11個罪名)3923件6934人,批準逮捕2348件3909人,不批準逮捕1729件3025人,不捕率為43.6%(其中,無社會危險性不捕占48.8%,證據不足不捕占43.8%,不構成犯罪不捕占5%,其他情形占2.4%)。共受理移送審查起訴案件9914件16488人,提起公訴7978件13205人,不起訴1686件3283人,不訴率為19.9%。

    2020年受疫情影響受案數量下降外,每年受案量總體穩定,罪名主要涉及重大責任事故罪、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重大飛行事故罪、鐵路運營安全事故罪、教育設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大型群眾性活動重大安全事故罪等。

    危害生產安全刑事犯罪主要特點有:

    (一)罪名集中。檢察機關受理的案件中,重大責任事故罪是最主要的罪名,每年的占比均超過80%,其次是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占比在10%以上。本次發布的案例以這兩個罪名為主。

    (二)多為過失犯罪,且多因一果。危害生產安全犯罪為事故類犯罪,所涉罪名中,除了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為故意犯罪,其余均為過失犯罪。案發原因主要是涉案單位或人員安全意識淡漠、缺乏從業資質、違反安全操作規程、內部監管混亂、相關職能部門外部監管不到位等等。

    (三)造成群死群傷的重特大事故,后果特別嚴重,輿情高度關注,社會影響大。采礦、化工、交通運輸、電力等領域的生產作業,不僅關涉企業運營和財產安全,更影響到職工和群眾的生命安全,一旦發生事故,后果往往十分嚴重。2020年,浙江溫嶺槽罐車爆炸事故、重慶吊水洞煤礦安全事故均造成二十余人傷亡和巨額財產損失,社會影響惡劣。

    其次是趨勢趨緊,各方對HSE越來越嚴格,HSE不合規的后果越來越嚴重,我們必須加以警惕并采取有效措施來管理風險。

    (一)監管的壓力:隨著全球經濟,尤其是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HSSE方面的法律法規要求越來越嚴格,政府對企業的監管力度越來越大,社會公眾對于企業的責任的期望值越來越高。

    (二)負責人的安全生產責任要求:隨著最新修訂的《刑法》、《安全生產法》、《環境保護法》、《職業病防止法》的實施,負責人必須對所有的HSE事故負主要責任。也就意味著,一旦發生嚴重的事故,負責人不僅僅被罰款,還有面臨被刑責的風險。

    (三)企業運營的風險:隨著社會公眾對于HSE意識的提高,NGO組織影響力的擴大,這就意味著企業一旦對于HSSE風險管控不到位,就有停產、甚至被驅逐出市場的風險。

    如果企業一旦在HSE合規性出現了問題,則往往會面臨要承擔以下幾個方面的責任,包括組織和個人的責任:

    行政責任

    刑事責任

    民事責任

    罰:責令限期改正、警告、罰款、責令停止產生職業危害的作業、責令停止使用、責令限期治理、責令停建、責令關閉;

    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罰款、取消技術服務資格等;

    處罰額度最高達到50萬元或按日處罰,每日最高20萬。

    ......

    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

    重大責任事故罪

    危險物品肇事罪

    消防責任事故罪

    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

    大型群眾性活動重大安全事故罪

    過失損壞易燃易爆設備罪

    不報或者謊報事故罪

    ......

    承擔健康損害賠償責任

    事故損失賠償責任

    ......

     

    以下內容是個人職業風險關聯性比較大且有可能要受到刑罰的條款。

     

     

     

     

     

     

     

     

    最后,安全生產事故和環境污染事故在我國很多時候是有政治因素考量的,不管是國企還是民企,不管規模多大,不管職務多高,都有可能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安全生產事故而導致意想不到的結果。

    安全事故的受害者不僅僅是死傷者和其親朋好友,公司也是主要的受害者,公司的領導和主管等也是事故的受害者,甚至有牢獄之災。

    下面是近年因安全生產事故或環境污染而被刑罰的數據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