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中心

    化工企業設備管理工作中“管”的問題

    說到當前化工企業的設備管理工作,有的化工企業,特別是一些中、小企業,幾乎未開展實質性的設備管理工作。此外,部分化工企業設備部門事實上就是個維修管理部門,甚至化工企業的某些設備、設施找不到“管”的部門。筆者結合自身所見所聞及體會,談一談化工企業設備管理工作中“管”的問題。

    01
    前言


    化工企業為什么必須做好設備管理工作呢,我們從義馬氣化廠“7·19”爆炸事故談起。


    2019年7月19日17時43分,河南省煤氣(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義馬氣化廠發生重大爆炸事故,造成15人死亡、16人重傷,直接經濟損失8170.008萬元。事故的直接原因,簡要說就是空分裝置冷箱泄漏(時間長達23天)未及時處理,發生“砂暴”。設備長時間出現泄漏,但未引起重視,終釀禍端。事故傷亡慘重、影響惡劣,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事故調查報告》中“事故主要教訓”,其中一條就是:義馬氣化廠對備用設備日常檢查維護不規范,不能做到隨時啟動、切換、投運,備用設備沒有真正起到備機作用。


    就此事故,人民網發文,文中建議加強設備專業管理,保證設備完好運行和化工過程安全全要素管理。


    此外,河北張家口中國化工集團盛華化工公司“11·28”重大爆燃事故,事故的原因也是設備故障(氣柜卡頓)。

    02
    當前設備管理工作中存在的“管”的問題


    化工企業加強設備管理工作的意義毋庸置疑。但如開篇所言,當前很多化工企業設備管理工作存在明顯缺失,突出表現在設備管理工作“管”的缺失。具體體現在以下五方面。


    一是部分企業主要負責人沒有真正從內心重視設備管理工作,甚至錯誤地認為設備管理部門可有可無。當前企業設備管理組織機構呈現不斷弱化趨勢,有的企業沒有專門主管設備的公司領導;有的企業沒有專門的設備主管部門(機動部門),只是在生產部室中,設置設備主管人員。設備管理組織機構的弱化就等于是把生產、設備這兩個并駕齊驅的“輪子”中,設備這個“輪子”削弱了。


    二是部分企業設備主管領導缺乏全面生產維護(TPM)理念,缺少全效率、全系統、全員“三全”意識。所謂“三全”就是指:“全效率(5M)”即人(MAN)、機(MACHINE)、料(MATERIAL)、法(METHOD)、測量(MEASUREMENT);“全系統”即從選型、設計直至報廢更新的設備一生管理;“全員參加”即涉及設備的規劃、設計、制造、安裝、使用、維護、檢修、采購的所有部門,其有關人員均應參與設備管理活動,包括企業的經理和工人。


    當前,在很多企業,若所出現的設備故障為備件質量原因,或使用、操作環節的原因,則設備管理系統人員認為與己無關,不去追究,更談不上管理、考核,提出制定預防措施要求和實施PDCA循環。另外,設備損壞后缺少備件也是常見現象。義馬氣化廠“7·19”爆炸事故即存在著1#氧壓機軟啟動柜燒毀,并因缺少備件未能正常投用的問題,這雖然不是決定存在故障的C套空分設備立即停車檢修的直接原因,但在一定程度上對領導決策產生了影響。


    當然,設備管理“全系統”“全員”管理工作不是全部由企業設備主管領導能夠最終決策的,但作為主管領導應主動去推進。另外,從這個角度講,過去曾推行的“設備管理委員會”機制,是存在一定合理性的。


    三是在檢修計劃安排方面,設備檢修與生產運行關系錯位,設備部門缺乏工作主動性、主責意識、話語權。筆者在到過的多家企業看到,《設備檢修規定》中描述“使用部門應根據設備的技術狀況,結合生產安排,編制設備檢修計劃……”這里的編制檢修計劃“結合生產安排”是什么意思呢?難道設備需要檢修了,還要等待生產安排時機嗎?顯然不可以,義馬氣化廠“7·19”爆炸事故就是典型的案例。設備檢修要適當考慮生產安排,前提條件是檢修計劃日期可以調整,而不可作為規定寫入企業的制度。


    很多央企的煉化裝置大修周期不斷延長,由三年到四年,目前還有的企業考慮延長到五年一次大修,這其中,不排除部分企業是追逐延長大修周期的“潮流”。筆者在這里當然不能斷然反對這種做法,只是想強調,裝置大修周期延長的重要前提是裝置的設備、設施穩定運行周期(或檢修周期),起碼要結合裝置大修周期對設備、設施是否能安全穩定運行進行研判,而這個研判需要設備管理人員去做。但據筆者了解,在這方面,很多的企業做得并不好,設備系統人員對此“放任自流”。


    四是“以包代管”,這里的“包”即外包。隨著專業化外委檢修工作不斷擴展,設備的巡檢與維護保養工作及一部分設備基礎管理工作,比如檢修記錄、設備檔案、備件計劃、設備故障的統計分析等等,這些工作職能弱化了。鑒于外委單位的“身份”,他們大多關注點還在“修”上,而設備檢修記錄、設備故障的統計分析是設備預防性維修的主要信息資料。


    五是設備管理職責存在缺失,很多企業的特種設備管理由安全部門去做;把防腐蝕、防泄漏工作交給了工藝部門或安全部門。在特種設備管理方面,安全部門職責應是承擔特種設備管理的安全監督工作,也就是說,對特種設備管理(包括安全管理)是否做到位進行監督,日常管理工作應由設備管理部門承擔。泄漏管理工作內容主要是防止設備、管道的泄漏,顯然防腐蝕、防泄漏管理是設備管理的范疇。類似的問題還存在于工藝管道、閥門等設施的管理方面。筆者在進行安全生產標準化達標輔導所到的企業發現,均不同程度存在部分設備類安全設施的管理,比如安全水封、阻火器的管理等,找不到主管部門的問題。

    03
    建議


    筆者呼吁,存在上述問題的企業對癥下藥,強化企業設備管理,做到能真正“管”起來。行業主管部門有效發揮管理職能,踐行“三管三必須”。具體講,化工企業應注重以下幾點:

    一是化工企業主要負責人應充分認識到設備管理工作是企業管理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企業安全生產的基礎,企業設備管理和工藝管理兩者之間,沒有主輔之分,一個負責“硬件”,一個負責“軟件”,進而健全設備管理機構,根據設備管理工作配齊設備管理及維護保養人員(或明確職責)。在此基礎上,使設備管理的“職、權、責”到位,并建議實施量化考核,并給予設備管理系統的充分的“話語權”,比如大修周期的確定要充分聽取設備主管部門的意見。

    企業主要負責人要密切關注頻發的設備意外故障檢修而增加的裝置的開、停車環節、檢維修作業活動的安全風險,督促設備管理系統改進。


    二是企業設備主管領導需提高站位,樹立全面生產維護(TPM)理念及 “三全”意識,以保證設備(含工藝管道、電氣、儀表等設備、設施)完好運行,其直接的、直接地體現為“設備不出意外故障”,要切實實現變設備“故障檢修”為預防性維修。要明晰主要的設備風險,并科學管控,“應修必修”;要對企業設備管理狀況心中有數,比如企業的設備管理人員是否真正樹立了“管”的意識,有沒有能力做好各自所擔負的設備管理職責,有沒有精力去研究各自專業的設備管理。


    三是企業設備管理部門及人員要清醒認識到自己的使命,日常的辦票、監護、出方案、迎檢、完成各類報表,以及組織現場的設備檢修等,這些工作固然需要去完成,但把自身負責的設備“管”起來,更是設備管理人員的使命。要關注設備的全壽命周期的管理;要清楚自己職責范圍內的設備存在的主要風險;要做好設備基礎管理工作,如制定設備檢維修規程(檢維修策略)、“及時、真實、準確”地做好設備檔案、記錄,對設備故障應進行統計分析;要基于設備基礎管理對設備可能出現的故障做出預判。


    四是建議企業在真正把設備“管”起來的基礎上,重視如下工作。


    首先是建立先進的設備管理理念。當前很多企業在推進設備完好性、預防性維修等先進的管理方法。其根本目的是防控設備設施的安全風險,實現安全、穩定運行,特別注意要做到對設備的檢修既不“過修”,又不“失修”,并在此基礎上,科學的策劃裝置大修周期。


    其次是借助“工業互聯網+?;踩a”有效推進設備信息化管理,提升設備管理效率,確保設置的模塊有效、適用,建議抓好設備檢維修記錄的信息化,以實現設備檢維修信息的固化、共享、統計、分析,奠定預防性維修基礎。對企業自身設備管理沒有實際使用價值的模塊不宜設置,避免因單純追求“大而全”,無故增加基層人員的負擔。


    另外,筆者建議注重設備異常故障事件的分析管理,鼓勵企業員工主動上報設備事件,在找出設備事件真正原因的基礎上,分析導致事件的深層次原因,制定整改措施,提升設備管理水平。

    來源:中國化學品安全協會  齊玉純